关灯
护眼
字体:

352章 岁岁长相见(三)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原本南风和蓝兰说好,中秋节要回榕城一起过,然而这个安排还是在节日前三天临时取消了。

    ——原因是南风的身体太不方便。

    她已经怀孕八个多月,临近预产期不说,肚子还大得出奇,每次走路陆城遇都担心她会重心不稳摔倒,哪敢让她出远门?

    所以他就自作主张,打电话给傅逸生取消这次安排,傅小爷挺不高兴的:“我什么都安排好了,东西也准备好了,你说不来就不来?玩我呢?”

    陆城遇一句话:“你把东西都打包,带上你老婆孩子来瑞士找我们。这个节在瑞士过。”

    “凭啥?”

    “凭我老婆怀孕。”说完陆少就撂电话。

    傅逸生看着手机直接骂了句王八蛋——嘚瑟个鬼哦就你有老婆有孩子我也有老婆有孩子我孩子还会喊爸爸了你孩子连个脑袋都还没出来显摆什么呢显摆。

    为了出这口气,傅小爷当下就带上老婆孩子直奔瑞士,他非要当面秀一波操作给陆城遇看看不可。

    这边,陆城遇压根没去管傅逸生的心情,他放下手机就到院子里看南风。

    他们最近几个月都住在瑞士。

    起初是因为俞温带着小九在这里治眼睛,他们过来看看情况,后来则是因为南风觉得瑞士挺新鲜,所以便一直留下。

    他们在瑞士租了一栋三层的小别墅,别墅附带有一个前院和一个后花园,盛夏的瑞士并不炎热,偶尔有微风吹拂,送来一阵淡淡的茉莉花清香,很是沁人心脾。

    南风独自坐在前院的鸟笼秋千里,一只手拿着书本,一只手搭在腹部上,无意识得来回抚摸。

    陆城遇在离她三五米的地方停下,静静看了南风半响,眼底有柔情充盈。

    南风感觉到他的视线,奇怪地转过头:“你站在那干什么?”

    “看你。”陆城遇大大方方地坦白,然后走过去,拉了一张藤椅在她对面坐下。

    南风摸摸自己的脸,顾影自怜似的叹了口气:“我有什么好看?自从怀孕后,身材就一天比一天臃肿,大象腿有了,瓜子脸没了,丑得惨绝人寰唉。”又斜睨了男人一眼,“想当年,陆少身边美女如云,现在肯定越看我越怀疑人生,每天都质问自己当初为什么要娶一个中年妇女回家。”

    陆城遇随手拿起她旁边小茶几上的茶壶,倒了一杯花茶,眉梢也没挑一下:“身材的确变了很多,以前是C,最近越来越有往D发展的趋势,挺好的,挺合适的。”

    “……”合适个鬼哦。

    南风悻悻地想,别以为夸我两句,我就会同意用这个C变成D的地方,再给你做一次上次那个姿势。

    陆城遇轻笑,将花茶递给她,顺势掐掐她的脸:“不准再胡说八道。”哪有她说得那么夸张?怀孕后的女人大多会变得比以前丰满,南风这个变化还算小的。

    “我无聊啊,我哥一大早就带着小九出去,都没人陪我玩。”

    南风最近最大的乐趣就是逗小九,她的性格真的太好玩了。

    就比如刚才那个桥段,她在小九面前也演过,但是小九愣是听不出来她是在演,还以为陆城遇真嫌弃她身材走形要变心,当下就将那张极具异域风情的小脸冷成了冰块:“太过分了!原来他是这样的男人!等他回来我就替你教训他!”

    “就算打他一顿,也改变不了我身材走形变丑的事实。”

    小九不会安慰人,想了半天才挤出一句:“美人在骨不在皮,你相信自己,一定能遇到欣赏你内在美的男人。”

    南风眨眨眼睛,没忍住,倒在沙发上笑成一个二百斤的胖子。

    她好几次都逮着她哥问他到底是从哪里挖来的活宝?她一本正经的样子真的太有趣了。

    这件事还有个后续。

    那天南风骗完人就拍拍屁股回房间睡觉,忘了跟小九说是刚才都是开玩笑的,结果陆城遇和俞温一从外面回来,小九就一掌打过来,不由分说和他在院子里打起来。

    俞温拦住她问怎么了?她义正言辞:“我要替俞笙教训这个喜新厌旧的混蛋!”

    “……”

    趴在窗台看戏的南风又笑成一个二百斤的胖子。

    陆城遇真无法理解她的恶趣味。

    “你别老逗她,小心你哥生气。”

    南风放松身体靠在椅背上,摆摆手道:“我哥不会生气,你没看我哥也经常逗小九?”再说她也不是没有分寸,逗也只是开几个无伤大雅的玩笑而已。

    陆城遇知道她是太无聊了,怀孕后她自觉少碰电脑和手机,也没跑出去浪,平时消遣时间的办法就是看书,突然间多了小九这么一个天然活宝,她怎么会放过?

    “过两天你就不会无聊了,我让逸生带着蓝兰和绵绵来瑞士找我们,他们会一直住到你生产。”

    啊?南风一愣:“我们不回榕城了吗?”

    陆城遇轻戳了戳她的腹部,笑说:“从瑞士到榕城十二个小时的飞机,路上这小子非折腾坏你不可。”

    南风嘟囔:“哪有那么严重?”

    “你愿意受罪,我可舍不得你累着。”

    陆少突如其来的情话,南风猝不及防被击中,两人的目光对视了三五秒钟,某种暧昧的电流就在两人之间蔓延。

    陆城遇忽然倾身过来,南风往旁边一躲,小声问:“你干嘛?”

    陆城遇笑:“你说我干嘛?”

    南风还没说,唇就被他咬住,然后辗转深入,缠绵入骨。

    等到分开时,南风已经是坐在...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