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59章 深夜表演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虽说小别胜新婚,但考虑到乔凡娜的身体状况,季牧予不敢要得多了。高质量地来了一次就哄她睡着了。他静静地凝望着怀中的人儿许久,即使路上颠簸了整整两日,今夜也没有睡意。不过,这可不是他仗着自己有钢铁之躯,而是他有不得不做的事情。

    他为乔凡娜盖好被子,知道她梦多睡眠浅,离开的时候连关门的动作也放至极缓。到了走廊,他才找回男主人高昂的姿态。

    这时已是深夜,家中的仆人早就睡了,只有院子里有两名值守的保镖,所以没人知道他敲开了海珊的房门。

    海珊对他的到来似乎早有预料,她看到自己日思夜想的男人终于送上门,暗自庆幸半个月前打包行李的时候带走了衣柜里最性感的那条薄纱睡裙,而此时正穿在她身上。

    她的下面还是湿润的,在季牧予来之前,她已经躺在床上,幻想着季牧予的脸和身体,自行满足了一次。

    季牧予没有解释来意,面无表情地侧身进屋,海珊默默把门反锁,她仿佛看到自己指尖都在颤抖。她没想到,自己真的能等到这一天,就算不能挤走乔凡娜,跟他睡一次,她也知足了。

    季牧予的脚步停在卧室中央,看起来并没有坐下来的打算。海珊这时反而故作羞涩了,极力按耐住扑上去的心情,走到他面前,忸怩作态,明知故问:“这么晚了,你找我有什么事呀?”

    “怀着孩子装处”,这句话用来形容他眼中的海珊再适合不过了。她的双手往胸前一端,摆出一个许愿的姿势,正好把自己正在哺乳期的饱满胸脯挺立在他眼前,那硕大深红的两颗樱桃,在白色薄纱下更加夺目。

    季牧予却由始至终没有低头瞄她一眼,他双手插在睡裤兜里,透着不耐目光的双眼直视前方。

    “把衣服穿上再跟我说话。”

    “我……”海珊怀疑自己听错了,愣了两秒,却妩媚地笑了,看起来一副很懂的样子,问道,“哦~你不喜欢这样是吗?那我去穿多点,再让你一件一件地脱?”

    海珊说完便一个自以为风情万种的转身,正要扭动着引以为傲的水蛇腰、电动臀往更衣间走,季牧予却打断了她:“我对奶妈没兴趣。”

    海珊的背影僵住了,她不敢回头,不敢拿这张不知道有多难看的脸对着季牧予。

    季牧予还是不变的淡漠语气:“我来,是要跟你算你欺骗我老婆的帐。”

    海珊的脑子这下彻底清醒了,体内喧嚣的欲望全都化成了耻辱感,她又一次输给了乔凡娜。

    海珊捡起之前随手扔在地上的睡袍,穿好,系带子的时候宛如上阵格斗的跆拳道选手,眼里布满了对乔凡娜的嫉妒和仇恨。既然季牧予来不是为了跟她做爱,那她也做不到笑脸相迎了。

    她坐在床边,翘起二郎腿,双臂往后撑着,神态转眼就从刚入行的小雏变成了资深老/鸨,要不是她还在哺乳期,她或许还会想抽根烟或者端杯红酒。

    季牧予这才垂下眸看她,失去化妆品的加持之后,海珊的妖艳感减去大半,不过这不是他关注的重点。

    海珊尽力挤出个客人对主人的微笑:“我骗你老婆什么了?”

    “你是方东荀的小三。威胁你的事,都是方东荀的儿子方皓做的吧?”季牧予不急不缓地说着,听起来并不像兴师问罪的语气,但海珊就是不自觉地坐直了身子,她心虚。

    “你……你怎么知道?”海珊诧异道,她以为自己的故事编得天衣无缝。

    “我要是连邻居都调查不清楚,还会搬进来?”

    季牧予言下之意,他早就在海珊求助乔凡娜之前就摸清了她的底细,而他没有拆穿,说明他别有目的。

    “为什么不在你老婆面前拆穿我?”

    “何必为了你这种人伤她的心,不值得。”

    “呵~你还真爱你老婆!”海珊讥诮道,“可我觉得你老婆对你……啧~难说!”

    季牧予听完这话,原本就冰冷的表情,平添了几分怒气。

    “你不在的这半个月,她可是天天早出晚归。有时喝醉了,还有帅哥送到家门口,我可真羡慕啊!我都一个月没被男人操了,心里想得要死,不像她……有那么多床/伴,还有你这种绝色老公……”海珊说着说着,讽刺的语气慢慢转化成勾引式的哭诉,气氛变得缱绻暧昧起来,她开始抚摸自己的身体,神情荡漾,隔着浴袍开始揉/捏自己的樱桃。

    季牧予正看着她的脸,这让她兴奋无比,她大胆地与他对视,腾出一只手扯开自己的下摆,大腿立上/床便摆成个M字,急吼吼地开始在他面前表演自我安慰。

    季牧予巍然不动,眼皮子都不带眨一下的,海珊的呻吟声逐渐开始放肆,就在她快要去了的时候,屋内突然爆发起婴儿的哭声。

    “呜哇~呜哇~呜哇~”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