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章 太阳雪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东华国文嘉十五年十月中旬,午时刚过,太阳的温暖尚在人们闲适的笑容里翻滚,金色的光点在孩子们娇嫩的指尖跳跃,都城临洛方圆百里,突然飘起了轻盈洁白的雪花。

    天空仍然湛蓝,阳光依然灿烂,洁白的雪花自成一景,纷纷扬扬飘落。

    临洛城沸腾了:见过太阳雨,可太阳雪?

    从未听说过。

    是祥瑞,还是另有玄机?

    孩子们尖叫着欢腾着,躲避着爹娘,不愿穿上厚重冬衣;

    学子们呼朋结伴,襟带飘飞,摆了酒磨了墨,期冀能捕捉灵感,为此奇景留下佳句传世。

    雪花渐渐地越发密集,小半个时辰城内外居然垫上了,白茫茫一片。

    太阳早就没了影儿,天地间洁净无尘,如婴孩来到这个世界的最初。

    这是东华国有史以来最早、也是下得最大的初雪。

    距离临洛城五里处的官道旁,一个八九岁身穿暗青夹衣的小姑娘,沿路仔细地搜寻着什么,小脸上挂满泪水和焦灼。

    “姑娘,姑娘,你在哪儿啊?姑娘!”

    又急又怕,她哭了起来,找不到姑娘,她也不活了。

    想了又想,反复对比,她发现惟有这里倒像七姑娘八姑娘闹着要方便的树林子,整个车队停留了大约一炷香时间。

    天色灰蒙蒙的,雪花飘落在发间,湿润了衣衫,身为忠心的奴仆,香芸忘记了寒冷,只想尽快找到她家九姑娘宁宝昕。

    林子里一处不显眼的土坑里,白雪覆盖下,微微隆起一小堆,仿佛调皮孩子刚推拢来准备堆雪人一般。

    雪堆动了动,一个软乎乎的小女孩迷茫地抬头张望了一番,又趴了下去。

    这是梦,一定是梦,她怎么会呆在小时候噩梦般的土坑里?

    她还在那漆黑的屋子里,那双细腻温软的手隔几日就会抚在她的身上,她是替身,是禁脔,是替人诞育子嗣的工具。

    她身上的每一寸都精心保养过,无论细腻还是粗糙、纤瘦还是丰腴,手感必须一样。

    常年少见光,惟有一灯如豆偶尔在眼前闪烁。

    听伺候的丫头说,她的皮肤白得几乎透明。吃食还算精致,可是,很久没有闻过荤食的香味。

    那人不食荤腥,身为替身就必须茹素,免得气味相悖。

    两年,还是三年?

    她不知天日。

    为了哥哥仕途顺遂,为了姐姐姻缘美满,为了弟弟安然长大,她只能委屈自己。

    他,是否知道,日间闲谈的人与晚上床榻间伺候的,不是同一人?

    “我需要子嗣,所以,你安心诞育我的孩子,我保你平安。”

    呼吸粗重时在她耳边,暗夜里的一句话,惊了她的魂。

    呵呵,他有什么不知道的?!

    痛啊,真痛!

    “生了,是个大胖小子,母子均安。”

    这是她听见的最后一句话,她的使命完成,疲惫迷糊间送了命,早有预料。

    可是,真的很不甘心!不甘心!

    她的手挥了一下,舞动满坑雪花,她坐了起来。

    愕然地看着自己的小胖手,摸摸小脸,嘶,这是当年珠圆玉润的宁宝昕,还不到五岁的宁宝昕。

    不是梦?

    抬头望向土坑边缘,她想起来了。

    嫡祖母带他们去同兴寺进香,回来途中,嫡三房的两个双胞死丫头邀她到林子里方便,伺候的人...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