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83章 密议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无心插柳柳成荫,阿摩打小如同杂草一般,却磨砺出王者的强悍,也算是秦氏皇族的收获。

    皇位争夺成王败寇,像阿摩这般强悍让其他人没有资格和胆量争夺的,可以说在东华国近两百年的历史记载上,绝无仅有。

    屋子里还在争论,秦步琛发现,江侍郎居然与他的姑父站在了对立面,而江阁老很少发言,真是有趣。

    甄太傅与庞太师,不仅支持秦恪,更支持宝昕登上后位,所以,屋子里就变成了几位阁老与江侍郎,对战其他尚书和侍郎,包括太后与秦聿晖。

    “你们闹出结果了吗?”

    太后哼哼两声:“绝大部分人支持贬妻为贵妃。”

    太上皇斜睨着太后,可以肯定,今日的闹腾肯定会传进宝昕耳里,太后还想着宝昕送她养身的神水,难喽。

    他可是听阿摩说了,大巫只给了宝昕。

    秦恪也是想提高宝昕的地位,希望借此让他们有所忌惮。

    有所求还亏待人,以为别人天生犯贱?

    “那你们觉得,秦恪掌握在你们手里,为了帝位,他一定会贬妻为妾,让宁氏挂上贵妃之名?你们又能掌控宁氏,让她心甘情愿由得你们摆布?”

    兵部尚书是武官出身,虽然敬重秦恪,但是对女人……那是从内心瞧不起。

    “一个女人家,出嫁从夫,还不是夫家怎么说怎么做,难道还能翻上天去?太上皇诶,您也太过小心了。只要她自己不计较,谁还上赶着帮她计较不成?”

    “嗤!”江云接笑喷,“姜尚书,下官不是笑您,只是您能不能别小看女人?你没听宁侍郎说,宁夫人四岁多就很有头脑了吗?”

    “再有头脑,那也是女人。”

    江云接在兵部做过一段时间,知道姜尚书就是个莽夫,也懒得跟他细说。

    “陛下、皇后娘娘,太上皇、太后,依微臣看来,事关恪殿下妻室,还是让恪殿下做决定好了。恪殿下还未登基你们先拿其妻开刀,在恪殿下看来,你们就是想让他做个傀儡而已,你们觉得……他愿不愿认不认?”

    “放肆!”太后猛地一拍案桌,正想发飙,江阁老接话:“臣觉得,江侍郎说得有理。东华,不能再乱了,这才多久,帝位更迭频繁,不是兴旺之兆啊。”

    太后白了江阁老一眼:“江阁老,你比司天监还厉害了?”

    “不敢,臣在朝多年,至少看明白一个道理,内讧,绝对不是好事。”

    “你……”

    “行了。”太上皇摆手,阻止他们争论:“本来密议就是多余的,原配夫妻,好端端的要拆散了,缺德。再说了,当初看不上,不聘不娶不就好了?人在做,天在看,缺德事做多了,天会看不过去的。”

    皇后虞氏终于开口:“本宫觉得,他们夫妻挺好的,协同治理东华,是东华的福气。今日请大家进宫,闲聊罢了,最主要的,是请大家喝杯岁酒,以慰各位一年来的辛劳。这酒啊可不多得。谁喝谁知道。”

    虞氏将宝昕他们送来的百花酿全部贡献出来,又安排宫女上菜,密议算是结束了。

    太后气得脸色发白,为了今日,她用尽办法,没想到被秦步琛和虞氏破坏了。

    什么破酒,她没喝过吗?

    热菜醇酒,众大臣放松下来。

    今日大年夜,还想着早些完事回家守岁去。

    不过,今日的菜比往日香,还比往日热腾,一个个仿佛吃了安心剂一般,说笑起来,仿佛先前的事不过是做梦。

    虞氏抬抬眉头,这些臣子油滑,做足了样儿,倒也有趣。

    太后碍于身份,不好气呼呼地离开,只是看着面前的酒菜不动。

    不远处躺卧在软榻的秦聿晖,在太医允许下,也应景地沾了些百花酿,顿觉一股热力滑下去,诧异不已,又求着喝了点,没一会儿就睡了过去。

    “金院判,他没事吧?”

    “没事。娘娘,这只是单纯的酒水吗?刚才微臣喝过,很不一样呢。”

    “是南鲁巫女依佧改良过的百花酿,一会儿金院判带一小坛回去吧。听说金院判家有老母,让她每日和一小盅,可养身。”

    “这……”

    “算是对你这段日子伺候陛下的赏赐。”

    “微臣谢娘娘。”

    他还想着,回去好好品一品,争取找出里面成分。

    这不仅是依佧的手段,其实最大的功劳,是大巫改良过的,效果上佳。

    江云接喝下,发现与宝昕派人送给他的很像,不由失笑,这般珍贵的百花酿,她随便就送了,可见是个重情重义的。

    江阁老凑过来:“乖孙子,这酒是宁夫人送你的那种?祖父我喝完了,回头你再送我一坛?”

    “祖父,宝昕……宁夫人说了,养身每日只喝一盅,一小盅,你倒好,当平日那起白酒般,喝得醉醺醺的。你要喝酒喝其他的,百花酿作为养身的药酒喝,成吗?”

    “行行行,那不是太喜欢这口感,贪杯了嘛。祖父年岁渐大,也就这么点爱好,你倒教训上了。你看甄太傅、庞太师完全没有惊讶的模样,哼,肯定他们也得了。为什么那丫头不单独给我送?”

    “祖父,脸皮忒厚了。您想想,您跟宁夫人有什么交情?小时候您都没送过她什么礼物,还好意思说。”

    江阁老仔细想了想,宝昕来过江府,可那么多人,好像他也只是送了男娃礼物,女娃嘛,都是老太婆安排的。

    “这不怪我,女娃娃都是你祖母在安排。也怪你娘看不起人家庶房,好像就来过两次,后来也不走动了,肯定受过委屈。”

    江云接皱眉,这个年月太久,他也不知道,但是今生错过,是事实。

    “宁夫人跟着恪殿下,挺好的,你也不要懊恼了,真的嫁给你,日子如何,嘿,真的难说。”

    “是啊,就冲洁身自好这一条,孙儿就差了恪殿下十万八千里。”

    这年头,能如此自律的人,太少了,不怪江云接,只怪他们无缘分。

    宝昕念着江云接的情,这些年送消息护着宁氏一家,江云接做得不少。

    相反,与武阳宁世长房,除了宁允泽,其他人也是平平。

    宝昕也是突然想到江云接,跟依佧道:“我只送了江哥哥百花酿,是不是应该送点给江阁老?其实他是帮着我们的,我好想不能太过分。”

    依佧失笑,百花酿而已,有什么大不了的。

    “其实,给甄老夫人他们送一小瓶接的功德雨,比百花酿强。百年难遇,得到要善加利用。人与人的缘分,真的说不清楚,珍惜并回报,你得到的一定更多。”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