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81章 选储要公平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叶循喆没想到,自己的亲爹不仅昏庸冷漠,更是……不知所谓。

    “你走吧,若是你的目的只是来辱骂嘲弄我的妻儿,今后,请你别再上门。要知道,我们父子的情分,早就断了,太上皇也是知道的。”

    “你……”

    叶大人其实一直在颤抖,虽然鼓起勇气骂了依佧,可是,她的手段……真是闻所未闻。

    “我不是来找麻烦的。戥儿和瑞哥儿,好歹也是叶家子孙,应该回到叶家认祖归宗才是,不能跟着妖女……他们的亲娘去南鲁,咱是东华子民,不能忘本。”

    “这样吧,孩子依然是你的嫡子,你还是娶门贵亲帮扶,今后对孩子们也是好事。巫女不堪为妻,将来做个贵妾好了。你想想,但凡有点教养的世家贵女,哪个做得出来未嫁先产子?忒不要脸了。”

    “哦?那爹说的世家贵女是?”

    “你继母表妹,嫁了镇国公府,他家有庶女,完全是当做嫡女养的。年方十五,千娇百媚,配你绰绰有余。”

    “那……”

    叶循喆话刚出口,仿佛听见耳边传来冷哼,吓得腿颤,依佧是个烈性子,若是得罪了伤了心,绝对哄不回来的。

    本来想着虚与委蛇,这下也不敢了。

    “你也吃的差不多了,可以走了吧?一切免谈。我的事,你早就失去插手的资格了。”

    当年叶循喆还小,差点被继母磋磨死,当爹在哪儿?还好意思说长辈教导小辈,一时失手也是有的!

    反正那府里诸多儿女,他不缺,而叶循喆曾经期待过,现在早就忘却,只当自己有娘无爹好了。

    叶大人被叶循喆当面打脸,也不是第一次,只是这次分外冷厉,他明白,是他对依佧的态度刺激了叶循喆。

    也许,有的事从依佧那里下手,更能达到目的?

    叶大人灰溜溜地离开,他总不能赖在那里,然后被叶循喆手里的人扔出去吧?

    叶府越发不得脸,渐渐被排除在勋贵范围之外,这也是他们着急的原因。毕竟,还有儿子没成亲,女儿没嫁人,不得不尽量与叶循喆缓和关系。

    叶夫人听说没成,倒是在意料之内。

    “老爷辛苦了。只要他在京城,总有机会的。他接触的女子太少,难免被迷惑,见多了知道滋味儿了,自己都会求着要。”

    “还是夫人有见识。”

    依佧见叶循喆回来,那副讪讪的模样,忍不住笑。

    “没事,不怪你。你等着,他们会慢慢算计你,啧啧,可够为难了。你爹被酒色掏空了身子,也就这几年的事了,你记着就好。”

    “哦。”

    叶循喆眯了眯眼,看依佧在偷偷观察自己的神色,笑了笑,“他若真的去了,自然会去送他一程,不能让戥儿和瑞哥儿背锅,也就只有这样了。”

    依佧点点头:“当务之急,先把秦恪他们的事办好。你得让人盯紧些,莫要给人可趁之机,特别是宝昕他们在宫里可没什么护卫力量。”

    叶循喆低笑:“你说错了。彭信这些人,是会被高墙阻拦的吗?还有袁旭、安庆、兵部的石修、陆轩他们,都会护卫他们。而且,四卫也不是吃素的。”

    “那我就放心了。不是因为宝昕有人护着而放心,而是有人护着他们母子,东华就不会承受外祖母的怒火。嗯,你别怀疑,现在外祖母越发强大,会为东华带来什么样的毁灭性打击,我都不知道。”

    一时间夫妻相顾无言,大巫可是放过话的,她就是护短,怎么地!

    宝昕与众多皇子皇女一起侍疾,人家走一步,她就走一步,绝对不会上前献殷勤。

    病情好转许多的秦聿晖,看着宝昕这个样子就头疼,可是他现在没办法清楚表达自己的意思,只能眼不见为净。

    秦惜耘也来探望,心细地发现了这一状况,淡淡一笑:“我发现啊,但凡恪嫂子在这里,父皇就闭着眼不看我们,可嫂子离开,父皇就会开心地听我们说笑。莫非,嫂子做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让父皇恼恨?”

    宝昕拂了拂衣袖,嗤了一声,“那么,惜耘公主想给我定个罪名了?你说,我一定不会反对。”

    秦惜耘眼神冰冷,可她学乖了,自从丁侧妃没了,她早就尝够了人情冷暖。

    “看嫂子说得,我不过是猜测罢了。再说,就算嫂子不孝不敬,那也不是我一个出嫁女能定罪的不是?”

    “哦?所以,你的眼睛看见我不孝不敬了?那你说说,我是怎么不孝不敬了?何时不孝不敬?”

    秦惜耘语结,她就是这么猜测,她哪里知道什么时候不孝不敬了!

    恰好皇后走了进来,看他们神情不对,好奇地问:“在说什么?陛下醒过没?”

    秦惜耘借机上前扶着虞氏坐下:“本来醒过,可是一看见嫂子,就不耐烦地闭上眼睛。”

    宝昕不甘示弱:“所以,惜耘公主就给我定了罪名,说我不孝不敬。儿臣自问无愧于心,既然父皇嫌弃,其他人又落井下石,罢了,我们就出宫了,免得妨碍陛下康复。”

    没想到虞氏点头:“也好,你回去好好歇息,把平哥儿带好就是。既然他们说你不孝不敬,那我就要看看他们如何孝敬!”

    “是,谢母后。”

    宝昕转身就走,谁爱伺候谁伺候,她还不稀罕了!

    想到可以出宫,可以去宜居巷,可以采集野梅,宝昕不由加快了脚步,裙裾翩飞,让人能看出她的急切和快乐!

    “母后,您看,她这副模样,不就是对陛下不孝不敬的最大证据么?”

    “惜耘,你也做了娘的,她想自己的儿子,有错?”

    一低头,正对上秦聿晖愤怒的眼,虞氏不以为然:“不作不死,你就可劲儿地作吧!”

    秦聿晖气恨,呜呜连声,脸色紫涨,虞氏叹气,“请太医过来。”

    金院判在殿外等候,听到宣召,赶紧进来诊脉,半晌才道:“请陛下控制好情绪,千万不能再激动。无论什么事,难道能越过性命大事?”

    取了金针,替秦聿晖针灸,没一会儿,秦聿晖睡了过去。

    虞氏轻叹:“天下本无事,自扰之。”

    暗想,若是秦聿晖知道朝臣纷纷上书,请求指派监国之人,确定继承人,不知道会不会当场气死?

    “惜耘啊,知道你最孝顺,伺候着吧。来人,帮着惜耘公主,好好伺候陛下。”

    “是。”

    秦惜耘气结,她知道这是皇后在为宝昕出气呢。

    可她没办法,不说虞氏是皇后,就是嫡母的身份,也得压死她。

    也怪她,大家看她...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