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23】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58】

    鸢看着朝日从海平面上跃出,这才收回视线,侧着脸,垂眸看着盘膝坐在她脚边的男子,开口道:“你是第一个对我说喜欢我的人。”

    男子睁开眼,抬头看向鸢,带着些许错愕:“你现在……才反应过来吗?”

    他说完那句“喜欢”后,已经过了好一会了。

    鸢从始至终都没什么反应,直到现在才回答他的话。

    “刚刚,我在看日出。”

    鸢坐在他的身边,“反正,也不差这一刻。”

    他看了鸢好一会,才移开视线,望着并不刺眼的朝日,开口说道:“二十一年前,数十年不露面的国师从摘星楼中走出,来到了边陲小镇中一户平凡人家,对那户人家中,抱着新生儿喜悦不已的夫妇说:‘你们的孩子被恶魔诅咒,活不过二十二岁’,说完这句话后,那名国师化为尘土,被风吹散。”

    “那户人家也因为承受不了外人的议论与压力,决定将不满一月的孩子抛弃……他们没法直接亲手杀害他们的孩子,可他们也想像正常人家一样继续生活,所以将那孩子扔进了山里。”

    他的声音很平静,没有什么怨恨或是不满,仿佛在阐述一个普通的事实:“我就是那个孩子,我与一般的孩子不一样,我记得我出生起所有的事情,我知道,我可能真的活不过二十二岁,所以我明白……”

    “时间,对我来说,是全世界最奢侈的东西。”

    他淡淡说道:“我不敢浪费一刻。”

    “你想批判我刚才的话?”

    鸢道:“以我的角度,我说的并没有错,对于神明来说……时间,是无限的。”

    “不,我不是要批判你。”

    他摇头,又看向鸢,眼神真挚:“我只是想感谢你,你给了我一样……非常奢侈的东西。”

    “是吗。”

    鸢若有所思,“人类,你很聪明。”

    “我以前没有名字。”

    他忽道:“我父母还没来得及给我取名字,就将我抛弃了。”

    “不过,我最近给自己取了一个名字。”

    他又道:“夜。我很喜欢这个字。”

    “哦。”

    鸢点头:“人类,你还有什么疑问?”

    夜:“……”

    “我已经告诉了你,我的名字。”夜盯着鸢。

    “我知道。”

    鸢又问道:“所以,人类,你还有什么疑问。”

    夜:“……”

    “你是不是……讨厌我?”夜问道。

    “不。”鸢摇头?

    夜半信半疑:“那为什么……”不叫我的名字?

    只是,他还是没有问出口。

    知道了又能如何?

    他还能强迫鸢叫自己的名字不成?

    鸢的实力,远在他之上。

    “你的名字,是什么?”夜便问道。

    “鸢。”

    鸢话锋一转,“你想知道的,不是别的事吗?”

    “是啊。”

    夜笑了笑:“只是,总不能连救命恩人的名字都不清楚吧?”

    鸢想了想,没有反驳。

    夜说的,好像也没错。

    【59】

    “你为什么要救我?”

    夜将之前鸢没有回答的问题重复了一遍:“你能为我解开这无解的命运,我很感激你,但是……作为高高在上的神明,你似乎与我并没有交集,也没有拯救我的必要,按照你的话来说,你没有背负这些的责任。”

    “因为,我不想死亡神位选择那个要占据你身体的魔族。”鸢说道。

    “你有别的人选吗?”夜问道。

    鸢看了他一眼:“人类,你很聪明。”

    “我知道。”

    夜点头,一本正经:“你刚刚这么夸奖过我。”

    鸢闻言一顿,勾了勾唇角,“是,我有别的选择,那是我找了一百多年,给死亡神位的答案。”

    “可它不想要?”夜问道。

    “因为有第一选择,所以它拒绝了第二选择。”鸢说道。

    “所以……你就要除掉第一选择?”

    夜明白了:“你来找我的目的,是要杀掉那个占据我身体的魔族神明,而救我……是顺手?”

    “是。”鸢点头。

    “你很诚实。”夜轻叹一声。

    “我没有撒谎的必要。”

    鸢看着他:“为什么失望?”

    “我以为……你的到来,是因为我。”

    夜说道:“我有些无理取闹了。”

    “你也没有说错。”

    鸢说道:“最初,如果不是你这具躯壳的诞生,也不会引发后续那些问题,我更不会因为这个找过来,而这具身体,属于你,所以……我也是为你而来。”

    “神明都像你这样花言巧语吗?”夜忽道。

    “花言巧语?”

    鸢想了想,“在人界,这并不是夸奖的词语。”

    “我没有讽刺你的意思,只是……”

    夜低下头,忽然笑了:“只是觉得,你说话,很让我喜欢。”

    “我知道。”鸢点头,“你刚刚也说过,你喜欢我。”

    “你不会害羞吗?”

    夜的语气带着些许无奈,“随随便便就说出‘喜欢’。”

    “喜欢是让人害羞的事?”鸢思考了一会,“可我没有那样的感觉。”

    夜怔怔看了她一会,又笑了:“是啊……喜欢,本就是一件坦荡的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