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47.守望相护(3)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许安集团动荡不止,惊涛骇浪。

    董事长许乐康、副总经理尚超因为许安美地项目事故涉嫌重大安全责任罪被刑拘,之后,副董事长季朝明涉嫌故意杀人罪被刑拘,财务总计沈家旭车祸重伤,一直昏迷不醒……

    无论是舆论的风评,行业人士的分析,甚至是公司内部的员工,都觉得许安集团大厦将倾,破产不会意外了。持有许安集团公司股票的股民更是跳脚大骂,网络上,许乐康以及许安集团被诅咒的帖子到处都是。

    股票停牌,公司项目被查封,员工纷纷辞职,偌大的许安集团办公楼一时间有人去楼空的萧索。最热闹的时候是供应商债主纷纷上门讨要工程款,唯恐落后于人,倒时候许安集团无力清偿。

    其实,目前而言许安集团都无几清偿能力。

    公司流动资金一直不足,项目被封停之后,购房款也被调查组要求冻结,许安集团最大的收入来源没有了,都是靠物业公司、酒店、写字楼租赁等项目公司拆解资金维持。冲抵日常管理费用尚可,然而,清还供应商却是远不够的。

    一轮又一轮的债主来来往往,更是凸显着许安集团的危机。

    尤是此时,公司的每一个决定都“生死事大”。

    ————

    许乐康的办公室,散散的坐着行政经理,几名项目经理,以及金河资本等资本股东的代表,独董等等。每个人都是神情严肃。

    许乐康坐在椅子上,镇定的签署文件。

    “许安美地项目使用的钢筋标号不够,安全性不足,建筑材料防火等级不够……我们申请许安美地的项目推倒重盖……我和我母亲以及我代管的雅雅名下的房产做担保,以集团名义向银行贷款3.2个亿作为建设资金。我们的重建计划得到了大股东的支持。董事会之后,我们会召开股东大会,向公众股东披露,以网上投票的方式决定。”

    “因为现金流严重不足,公司将出售名下自持的写字楼项目、部分酒店项目,偿还清欠的到期的银行贷款。现在状况很艰难,我们会缩减公司规模,在未来的一两年里,可能是需要大家共患难。”

    许乐康说的平平淡淡一般,可是,这样的决定对许安集团以及他本人都是巨大的变化。他将自己的全部身家都压在这次重组之上——他决定为许安美地的大楼倒塌负责任,以重建的代价来换取许安集团的公众声誉与之后的发展。

    就此事,许乐康与杜蘅以及高管们探讨过公司的发展,是彻底放弃许安美地项目以及房地产项目,专供酒店,以此轻装上阵,还是承担责任再图长久?

    的确,用手中价值更好的写字楼酒店项目去换取许安美地重建,非常吃力,但是,许安集团若是将许安美地这样的隐患项目修修补补,在争议中交工,或者任由其成为烂尾楼,那么许安集团在房地产行业便很寸步难行了。

    “许安集团在房地产行业二十年,即便许安美地这个项目是最后一个项目,也不该这样收场。”许乐康毅然决定。

    赌上的是许乐康的全部身家,甚至许安集团的发展,他们要为之前的错误负责任,也立志期许能够还有未来的发展。

    大家佩服许乐康的勇气决然,但是,前路既阻且长,人们点头赞许,却也没有半点轻松。

    许乐康很是理解大家的心理。

    “很感激我们的高管为公司所作的贡献。在座大家都是有识之士,目前,坦率的说,许安集团很难给大家更好的待遇。如果大家另谋高就,也请尽管坦率的说出来,我会尊重大家的意愿。”

    许乐康始终神色平和,言语温和。

    杜蘅在旁边沙发上侧眼看着许乐康,听他说每一句话每一个字,忽的觉得许乐康真的改变了许多。

    第一次与许乐康在会议室谈事,是刘大庆的工友受伤,许乐康的神色高高在上,肆意的决断;后来,也是在这间办公室,与季朝明几次争执,许乐康无奈愤怒,懈怠厌倦。他时而激进激烈,时而消沉;但是,在如此艰难的时候,他一直表现的冷静和沉稳。

    之前,许乐康问杜蘅,我们的案子会怎么判?

    杜蘅告诉许乐康,做最坏的打算。

    “在这个职位上,要为发生的事故负责任。不是你要做错了什么,你没有做到,就是错了。这是经理对企业的责任,也是一家企业对公众的责任……”

    “明白。”许乐康点点头,望着杜蘅,满眼的柔情,他伸手把杜蘅拢进了怀中,低头轻吻她的头发。

    会议室里,有人迟疑着表示有其他安排,许乐康温和的应下;更有许多人表态,愿意留在公司,许乐康连声道着感激。

    之后,因为季朝明、尚超等数位高管出现问题,沈家旭也在医院,许乐康临时对高管进行调整,部署后续工作。

    “我目前仍旧是取保候审阶段,什么时候,会不会被再度收押,我也不确定。我已经签署委托书,在我不便主持工作的时候,由董事黄静怡主持董事会工作;杜蘅律师会协助黄静怡董事工作。”许乐康道。

    许乐康望向杜蘅,目光如海,杜蘅微微点头示意。

    无论未来发生什么,她都会在那里等他,替他做他应当做的一切。这是他们彼此的信任与爱,相濡以沫,亦或者相忘江湖,都不改的心意。

    ————

    季佳熙向董事会辞职。

    几行字的辞职信,“因个人原因辞去董事会秘书职位”。

    董事会表决通过,向交易所披露。按部就班,风平浪静。

    在所有人眼中,季朝明出事之后,季佳熙离职是顺理成章的了。她没有突出的工作能力,更何况,她与季朝明是父女关系。

    公安机关在侦查,调查组在调查情况的同时,公司也对发生的事故进行自查。从种种迹象和材料来看,季朝明是主谋,许安美地的建设方偷工减料,材料供应一直是劣质材料,监理不到位……一系列环节,都是季朝明有意为之和授意纵容,谋杀沈家旭更是季朝明一手策划。其中,很多环节隐约也是有季佳熙的身影的。

    事关重大,季佳熙知道多少,没有人可以妄下定论。

    没有人会刻意的追究她的责任,抓住不放,不过,她辞职倒是大家乐见其成的事情。

    季佳熙辞职后工作交接的那几天,她在办公室寥寥无几言。她与接任的董秘小郑交接工作,非被问到问题,从不多说一句话,也没有去跟许乐康解释什么。

    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朋友,曾经一度被认为是叫佳偶天成的情侣,到最后,以这样的方式收场,莫说季佳熙,旁人都不胜唏嘘。

    办公室里,季佳熙一改往日的骄狂,却也没有半分的畏缩,她只是冷冷的坐着,气场将她与旁人隔绝很远。

    工作交接完毕,签字,同事们陆续出去,只留下季佳熙一个人收拾个人的物品。

    已近黄昏,落日余晖落在窗户上,没有开灯的房间,格外的孤零。

    季佳熙看着落地玻璃上倒影自己的身影,整个人沉浸在昏黄的暮色里,一时间不知今夕何夕,身在何处。

    她从幼年的记忆就与许安集团息息相关。父亲在这里工作,她大学毕业就在这里工作,许安集团有她的至亲,和挚爱的人。一晃数年,她的世界翻天覆地。

    直到许乐康敲门,惊醒了季佳熙。

    季佳熙回头冷冷的看着许乐康,只是一瞬,立即满是戒备。

    许乐康一如往常穿着休闲西装,闲散的站着,温和的看着季佳熙。

    “有事儿?”季佳熙冷冷的问。

    “没事儿……我想问问你,有什么打算?”许乐康道。季佳熙的目光太冷厉,像看仇人一样,许乐康苦笑着。目前,即便是他有好心,也不会被领情的。

    “出国。我不是犯罪嫌疑人吧……”季佳熙道。

    “没人那么说……出国好好照顾自己,保重。”许乐康道。

    “你还是犯罪嫌疑人,你可能还是会坐牢。我父亲会坐牢,那是因为他做错事儿。你并没有错……你不恨我吗?”季佳熙句句紧逼。不由自主的,她将自己放在许乐康的对立的一方,甚至主动地拉仇恨。

    许乐康叹气,摇摇头:“没有……我不怪你。佳熙,我们认识二十年,我知道可能我对你关心不够,但是也是了解你的。你所做的,都是因为我。你的父亲做的事情是他的事,你是你。于你而言,我有愧,对不起……”

    “够了,你出去……”季佳熙泪水涟涟,伪装的冷漠与坚强瞬间坍塌。

    她强求了太多,所获寥寥无几;到最后,得到的只是许乐康的一句歉意。

    若是他真有歉意,也算是有心吧。

    “佳熙,你保重。在我心里,你依旧是我的朋友,如果有什么事儿尽管找我。”许乐康道。

    再是不忍看佳熙的泪水,许乐康转身而去。

    季佳熙回头看着许乐康离开的背影,心如刀绞,她捂住了眼睛,任泪水顺着指缝滑落。

    几岁开始,整日一起嘻嘻玩乐的同伴,终于天涯之远。

    她以为他是无情无义的,可是他同样至诚坦荡;她以为他们会相亲相爱,却止于朋友。

    爱本该是两个人的故事,她一个人上演了最悲壮的一幕。

    ————

    季佳熙果真很快出国——在警察对季朝明的调查取得进一步进展的时候。

    许安集团的一系列的问题皆在于季朝明的谋划。让许安集团危机重重,借机搞垮许乐康是他的目的。

    季朝明的强烈的欲望背后,不只是因为想当一把手,也因为他还养着好几房的外室,有好几个儿子。独自霸占许安集团,他以为,许壮为做得到的,他都能做到。可是,许壮为是创业者,他是阴谋家。

    即便如此,许乐康依旧为季朝明聘请了律师做辩护人,同时,在许乐康的协调之下,季朝明的股权转让给黄静怡以及几家投资公司,所变现的钱分给了几个孩子。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