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姿势咋那么怪异呢?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凤玄玢的喝斥让跟在众人身后的暗一和暗二,也默默的退了好几步。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虽然这是凤容若和唐黛的话,也是兄弟仨的态度,但是在他们仨心里,宁愿相信这是奇人异士捣的鬼,也没从心里真正相信大海下的龙宫真正是西海龙宫,而掳走凤歌的人就是西海公主,所以,唐天宇这一出声,气得凤玄玢恨不得分开海水把里面的人从海底捞出来,痛扁一顿。

    “天宇表哥,你说你见到的人真的是西海公主,你见到真的会是西海龙宫,会不会是什么世外高人使的障眼法?”凤玄琛见唐天宇被自家大哥吓得一脸惊悚的模样,想笑又没有笑,实在妹妹的安危让他笑不出来,不过还是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这……我不敢肯定。我反正是真的看到他们从海面上冒出来,又真的从海里分了一条路 出来,走到一座比皇宫还辉煌的宫殿,不过,除了看到那个丫鬟,凤歌,还看到了她们嘴中的西海公主,长得是挺好看的,像仙子一样,其他传说中什么虾兵螃蟹将,龙什么的,我都没有看到,你要我说是真是假,我哪儿知道。”

    此时唐天宇眼里都是懊恼,当时见歌儿好好的,也没多想,被兄弟仨这么一怀疑,连他自己都怀疑起来,万一此事是假,那时歌儿看着好好的,若也是人家使的障眼法,目的是为了引皇上前来,该如何是好?

    见唐天宇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凤玄琛脸色沉了沉,凤南原是三分天下,如今凤南天下一统,要说所有人都心悦诚服,肯定是假话,若真是有心人居心不良,那不但是妹妹危险了,就连二哥这皇上也危险了。

    “大哥,二哥,这事甚是蹊跷,我们此次带人不多,还是当心些好。”

    凤玄琛所想,也正是凤玄玢所想,所以,兄弟二人将眼神放到凤玄宸身上,凤玄宸知道二人此时不仅仅是担心凤歌,也在担心他,心里暖暖的,都说自古皇家无亲情,眼睛盯着的是那九五之尊高位,他是何其幸成了父王母妃疼宠的二儿子,他又何其幸有这样两位兄弟,皇家不得的亲情,他都得到了。

    “大哥和三弟无须担心,既然她们敢动手,我们就敢接着,她们要敢玩什么花样,凭我凤南三国一统的国力,想要把西海的水抽干也不是什么难事。”此时的少年,眼神发亮,一身紫衣,暴发出的气势铺天盖地。

    都说帝王一怒,伏尸千万;而帝王一怒,要西海水干,怕也真不是难事!

    “好,兄弟齐心,其利断金!”

    凤玄宸的信心和气势,也感染凤玄玢,凤玄琛,唐天宇,表兄弟四人围成一圈,四只手叠在一起,大声喊道。

    “剑!”凤玄宸左手拿着碧珠,右手朝暗一伸了手,示意他亮剑。

    暗一妙懂,皇上这是要滴血认珠,立即上前,朝凤玄宸双膝跪下,剑“唰”的一声了鞘,然后双手捧过头,朝凤玄宸献上,腊八则站在凤玄宸身边,手按腰间的剑柄,保持着随时出剑的姿势,保护着他。

    凤玄宸并未接剑,而是伸出右手的的食指在剑锋上轻轻一试,指腹上立即涌出血珠,回手放在碧珠上方,任由血珠慢慢滴落在碧珠上。

    西海皇宫里,凤歌斜着身子靠在软榻上,一粒一粒的往嘴中抛着紫水晶葡萄,那一身的悠哉游哉,与海边急得要抽干西海水的表兄弟四人相比,简直是鲜明的对比,凤玄玢几个要知道自己的妹妹在此受到无尚贵客的待遇,一点也不急着回家,怕是要气得拉马回京城,或是打她的屁股。

    “出凡姐姐,我二哥还有啥子糗事,来,来,再说给我听听。”

    凤歌嘴中的葡萄皮一吐,对着眼前的美人出凡道摇头晃脑道,眼睛闪闪亮,这二十几日,她是真的乐不思蜀了,天天有面前的仙子美子公主给自己讲二哥在龙宫的故事,还有美人替自己捶捶背,捏捏肩...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