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十五章 番外程昀凇 一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我叫程昀凇。

    今天是我结婚的日子。

    真正意义上的结婚,两情相悦,互许终生。

    我看着朝我走过来的甄晴,心里充满了感激感动和庆幸。

    我和甄晴无数次错过,如今能够修成正果,我觉得所有等待和磨难都很值得。

    我第一次见到甄晴那一年,我十六岁。

    学校的元旦演出,我本来打算跟着几个朋友去网吧玩游戏,但一玩的好的哥们儿想要追求蒋柔,强硬地拉着我一起去看元旦汇演。

    蒋柔要上台表演,在去看表演之前,我被哥们儿拉去买花。

    那哥们儿买花的时候问我要不要买一束,我嫌弃地白了他一眼,后来我十分后悔没有听他的话买一束花。

    我后来一直在想,如果我当时买了一束花,能不能在不送白不送的心理暗示下上台,用这种间接的方式向甄晴表白。

    我对甄晴几乎是一见钟情。

    甄晴穿着华丽的舞裙,头发是栗色的大波浪,她的皮肤很白,在舞台上熠熠发光。

    甄晴在舞台上有着和年龄不符的成熟,她让我惊艳的不是她流利的台词,而是她念台词时生动的表情和拿捏得恰到好处的强调。

    表演的是原剧的一个选段,甄晴完美地成为了最大的亮点,我没有错过她每次结束自己的部分后露出的小小的骄傲模样。

    那是非常非常漂亮的模样,让我后来很多年都念念不忘。

    我看得入迷时,肩膀被拍了一下。

    我回过头,看到一个男生正看着我笑:“是不是很漂亮?”

    我不明白他的意思,皱眉看着他。

    “她是我们班的高岭之花,甄晴。”那人冲我挤眉弄眼,“你帮我和蒋柔牵线,我把她的手机号码给你。”

    我皱紧了眉心,还没说话,那人就被我哥们儿叫出去谈心了。

    我回过头,继续看着舞台。

    我想,原来她叫甄晴,真是一个好听的名字。

    表演结束,所有表演者上台谢幕,有人上台给甄晴献花,一束红艳艳的玫瑰,娇艳欲滴,和甄晴十分相衬。

    我手无意识地往旁边摸了下,空荡荡一片。

    我没有花。

    看着甄晴抱着那束玫瑰下台,我很沮丧。

    我想,我为什么没有买一束花呢?

    明明当时觉得有一束包装好的向日葵很漂亮。

    那束向日葵比玫瑰适合甄晴多了,如果甄晴抱着那束向日葵,一定比谁都耀眼。

    我那哥们儿回来的时候,眼角多了块青紫。

    “有必要吗?”我忍不住问了他一句。

    他毫不犹豫地回:“这是爱情的勋章,你这个爱无能不懂!”

    他给了我一个白眼,我假装没看见。

    爱无能?我吗?

    我明明刚刚还对台上那个栗色波浪长发的女孩儿动了心,怎么会是爱无能?

    蒋柔表演结束,哥们儿上台献花,拉着我壮胆。

    我骂了句:“真怂。”

    话虽如此说,我还是跟着他一起去了。

    在他上台的时候,我看到甄晴从舞台一侧的通道离开,我下意识地跟了上去。

    我也不知道自己想做什么,可能是想冲出去表白吧。

    告诉她,她刚才表演得很好,让我的视线无法从她身上移开。

    我跟着出了礼堂,在我跟着出去之前,一个男生风一般地抢在我前头冲了出去。

    “你叫甄晴吧?”

    “嗯。”

    “你刚刚表演得很好,能不能……做个朋友?”

    我看到甄晴淡淡看了那个男生一眼,摇了下头:“抱歉,我不想浪费你的时间。”

    我看着甄晴拒绝了那个男生之后,头也不回地离开。

    我想,果然是高岭之花,冷得不像话。

    也漂亮得不像话。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