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86.第八十六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翌日早晨,祁醉醒来后轻手轻脚的摸了摸于炀的额头。

    温度如常。

    于炀呼吸均匀,踏踏实实的倚着祁醉熟睡着,除了身上多了点儿吻|痕以外,和平时没有任何两样。

    祁醉突然想起了俱乐部宣发的漫画海报上的Youth。

    海报上的漫画版Youth上身只穿着三级护甲,隐隐约约露出纹身来,拿着他喜欢用的GROZA,表情桀骜又暴戾。

    那是别人眼里的Youth。

    祁醉轻轻摩挲于炀后肩上的两排纹身,昨晚每次亲到这里时,于炀都会发出隐忍的鼻音,好像比别的地方更敏感似得。

    但于炀偏偏连躲都不会躲,祁醉要做什么他都配合,让怎么样就怎么样,实在受不了的时候,就待宰羔羊一般把头撞在祁醉胸口,随意祁醉动作。

    纯情又好骗的Youth,连祁醉哪句是真话哪句是调情也分不清。

    反正就是不会拒绝。

    半年前,谢辰为了试探祁醉会不会恃爱行凶,故意向他描述于炀若用了Rush会有多么可爱多么柔软。

    回顾昨晚……祁醉觉得于炀和用了药也没什么区别了。

    不枉他忍了那么久,一点点给于炀脱敏,终于是把他的病彻底治好了。

    如果说还有不期而然的收获,就是于炀在□□上对他非常信赖,几乎到了予取予求的地步。

    于炀稍稍动了下,胳膊露了出来,房间里空调开得低,祁醉怕他冷,尽量轻的拉了拉被子,于炀睫毛动了下,醒了。

    “没事,睡你的。”祁醉看了一眼时间,轻声道,“刚九点。”

    于炀迷迷糊糊的睁开眼。

    昨晚的记忆回笼,于炀瞬间清醒了。

    昨晚……

    俩人做了。

    不单是做了……

    平日里说得出口的说不出口的,昨夜被祁醉半强迫的,于炀什么都说了……

    于炀羞愤的把头杵在了枕头上。

    祁醉知道他不好意思,没提昨天的事,忍笑商量起了闲话:“表演赛以后估计要在这边玩上两三天,回国后……咱们直接去我家?”

    于炀抬头,迟疑:“不回基地吗?”

    “比赛结束后就放假了。”祁醉道,“基地没人,你也约不到练习赛,回去做什么?”

    于炀一想也是,但有点近乡情怯:“直……直接去?要住在家里吗?别太打扰你父母吧……”

    祁醉笑了:“打扰?我妈巴不得呢,催了好几次了,她是真的挺喜欢你的,不然不会这么费心。”

    “至于住不住下……你喜欢住的话我们就住几天。”祁醉并不强迫于炀,只是轻声道,“在我房间睡一次试试?童养媳的谣言传了这么久了,落实一下?”

    于炀耳朵发红,片刻后点头答应了。

    祁醉想让于炀再休息会儿,于炀却有自己的队长包袱,他怕起床太晚被其他队友发现,想第一时间出现在早餐厅,免得引人猜测。

    不过这会儿楼下已经忙成一团,根本没人想的起来他俩。

    辛巴病了。

    其实也说不上是病,他是喝大了。

    辛巴本来就不会喝酒,昨晚自认到了人生巅峰,一切都圆满,太高兴了,不用别人劝,自己慷慨激扬的一杯杯往下灌,喝了五六杯度数不低的鸡尾酒,回来后从凌晨开始就不舒服,吐了几次后被老赖送到了附近的医院,问题倒是不大,做了检查后说是轻微脱水加上轻微的肠胃炎,挂了一瓶水,开了几片药就被送回来了。

    送回来后的辛巴精神挺好,给大家道歉后老老实实的吃了药吃了营养餐,但脸色始终还是发白,相较平日虚弱了许多。

    “也不知道光吃药行不行。”赖华眉头紧皱,“我英文不行,跟他们说不清,也不知道那些医生说的什么……祁醉呢?不然让他带着辛巴再去看看?”

    “祁醉?别指望了。”贺小旭低头翻看从医院拿回来的辛巴病历小册子,冷笑,“这会儿估计开心的jb都要翘上天了,还顾得上你……”

    贺小旭话音未落,祁醉和于炀前后脚的进了门。

    “开的什么药?”

    祁醉已看了HOG私群里的记录,过来拿起桌上的几盒药看了看,翻译了下,是对症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