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06.番外 五年后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此为防盗章, 可购买超过30%V章或等待24小时后观看

    贺樽凑近了,“……谢老师,你不是说慈是慈爱的慈吗?”

    他听了还特么以为是可以感化鬼的意思呢,结果上来就把七个客鬼都灭了!

    谢灵涯把木匣子盖好, 好整以暇地对贺樽道:“慈是慈爱的慈啊, 但是你没听说过吗?慈故能勇, 慈爱所以能勇猛,我刚刚慈不慈爱?”

    贺樽:“……慈慈慈。”

    贺樽之前也稍微去了解过一下道教知识,他乍听到谢灵涯说三宝剑还以为是“道、师、经”这道家三宝。

    而实际上指的是“慈、俭、让”三宝。道德经里有:我有三宝, 持而保之。一曰慈, 二曰俭,三不敢为天下先。

    这三者,才是抱阳观的先辈师祖研究出三宝剑的灵感, 也是三宝剑的内核所在。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谢灵涯这么解释, 贺樽还是有种无言以对的感觉……

    ……

    施长悬那边继续法事,他还得将宅中主神迎回, 一切完事, 时间也到了十二点。

    因为太晚了, 贺叔叔便留他们住下来,但是施长悬不愿意。谢灵涯本来觉得不错,一看施长悬拒绝了, 再想想他每天得早起给打水的人开门, 就也说还是回去。

    贺叔叔只好道:“那我开车送二位回去。”

    贺婶婶拿了两个薄薄的红包, 分别给谢灵涯和施长悬。

    贺樽被留下来住,谢灵涯和施长悬出门去等贺叔叔把车开出来。

    谢灵涯正琢磨着如何和施长悬搭讪,留个联系方式呢,就听施长悬忽然道:“我在太和观见过你。”

    谢灵涯惊讶地抬头,“我是去参加了祈雨法会,但是施道长怎么注意到我的?”

    难道他的优秀已经如此流于表面,无法掩盖了吗?

    施长悬:“……你一直盯着我看。”

    谢灵涯:“…………”

    谢灵涯:“不是……讲道理,那时候全场人都盯着你看吧!”

    施长悬陷入了迷之沉默。

    谢灵涯莫名其妙,也有点尴尬,岔开话题道:“对了,其实我有个问题……先说好我没有恶意啊,但是,陈观主现在还好吗?”

    施长悬眉心微蹙看他。

    “真的出事了?”谢灵涯看他的反应有些惊讶。

    他其实也是乱猜的,从舅舅说起类似事情中,斗法失败者的遭遇,联想到陈三生并未出现在祈雨法会上,还有王总他们说那个和贺叔叔一起捡钱的方振兴中招了。

    谢灵涯灵光一闪,就联系在一起了,会不会是方振兴出事后请陈三生去解咒,结果陈观主不小心也中招。这么一来,就解释通了王总为什么能请到施长悬(鉴于他一脸荣幸),且施长悬知道贺叔叔发过横财。

    施长悬答应,可能就是因为贺叔叔和那件事有关。

    “其实我是自己瞎猜的,我都不认识陈观主,你不用担心。”谢灵涯对施长悬道。

    施长悬盯着谢灵涯看了几秒,似乎在判断他此言真假,不多时慢慢挪开了。

    这是相信还是不相信啊?谢灵涯有点茫然,施长悬怎么老这样,他又不会读心,这个人真是好难相处啊!

    片刻,施长悬把他收到的那个红包递给谢灵涯了。

    谢灵涯:“……”

    施长悬见他死盯着自己,又撇开头说了一句:“那就给你吧。”

    咦,等等,这意思难道是承认并相信了?谢灵涯好像莫名意会了施长悬的逻辑。

    ……他要收回刚刚的话,这个人真是太好相处了!

    谢灵涯的手已经不由自主伸出去接这红包了,心想我可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祖师爷。

    “谢谢啊,那我就不客气了。”谢灵涯拆开红包,里面和他那个包一样,是一张支票,两张加起来一共五万。

    之前说好了按市价给,这个价格其实已经比谢灵涯打听来的市价高很多了,毕竟他们是两个人分。说起来,可能也是看在施长悬才给这么多,寻常道士做镇宅法事,不算驱鬼,上万都算多。

    谢灵涯把红包收好,看施长悬更顺眼了,对他露出一个友善的笑容,一笑起来那卧蚕就更加明显了,眼睛亮亮的,“我听说施道长是家学渊源,难怪那么厉害,能不能交换一下联系方式,以后也好和你讨教?”

    施长悬又看他几眼,才慢吞吞地交换了联系方式。

    ……

    这时贺叔叔也把车开来了,谢灵涯以为施长悬坐前面,就上了后座,结果他也跟在谢灵涯后面上来了。

    谢灵涯看了看,贺叔叔好像也没在意,还念叨道:“施道长,谢老师,我听说车上还是要挂点东西比较好,我以前也不在意。你们说,我是挂个什么好呢?”

    施长悬没有要说话的意思,谢灵涯和他扯了几句,也没多说,大晚上的开车还是要专心。

    谢灵涯本来还想在打探一下施长悬的情况,结果他直接靠着椅背闭上眼睛了,只能遗憾地玩手机,好在他已经把联系方式弄到手了。

    贺叔叔先送他们去太和观,施长悬住在那儿。比起抱阳观,太和观可算远离市区了,最近恰好在修路,有那么一段坑坑洼洼的。

    谢灵涯正摆弄手机呢,就觉一阵颠簸,他一个没坐稳就一头栽施长悬身上了。

    “没事吧?”贺叔叔还问了一句。

    “没事。不好意思啊施道长。”谢灵涯抬头一看,施长悬还闭着眼睛呢。

    这都不醒?

    谢灵涯看贺叔叔也没注意,爬起来的时候偷偷摸了下施长悬的胸口。之前他就光看面相了,身上的骨头也是要摸的,尤其是胸口。

    ——虽然几率很小,但是谁知道会不会摸到和他同款的入星骨呢?

    不过除了肌肉外好像没有特别的骨头,咦没想到施道长是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类型啊。谢灵涯在心中想。

    谢灵涯不经意一抬头,就看到施长悬不知道什么时候睁开眼了,正看着他。

    谢灵涯:“………………”

    看看这个人!砸你一下都不醒,摸你就醒了!

    好在谢灵涯向来脸皮比较厚,他若无其事地收手,回视施长悬,“不好意思没坐稳,哈哈,太和观好像快到了。”

    “……”施长悬在谢灵涯理所当然的逼视下,半晌,竟然自己错开视线了,清冷的眼睛里生出了一丝丝自我怀疑。

    车开到太和观的门口,谢灵涯毫无愧疚之心地挥手告别:“再联系啊!ヾ( ̄▽ ̄)”

    施长悬:“……”

    看到施长悬修长的背影消失在夜幕中,贺叔叔感慨了一句:“谢老师和施道长真是一见如故啊!”

    ……

    ……

    抱阳观的王灵官神像足有两米七,谢灵涯去打听了一下,重塑不压低用料成本也不特意就高,大约需要一万。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